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www/wwwroot/hkci/wp-includes/post-template.php on line 284

香港基督徒學會對《香港社會福利長遠規劃報告書》之意見 (2011.8.26)

香港基督徒學會由一群關心香港的基督徒組成,並一同為香港教會與香港前途作出貢獻。社會福利是關乎香港整體社會的發展,並顯露出社會對人的價值觀及 尊嚴的重視,香港教會及基督徒群體一直參與香港的社會服務及福利的提供及發展,我們認為保護弱勢社群是社會公義的要求,而社會福利正是提供具體保障的行動。

社會福利長遠規劃之重要

港英政府以來,社會福利都是在個人、家庭及市場未能提供時,才願意由政府承擔,這種剩餘模式的社會福利政策一直為人所詬病,但想不到,回歸後的特區政府,更不願意承擔香港的社會福利,放棄公共理財的責任,只強調企業的自願付出,更甚的是,特區政府放棄了長遠規劃的責任。社會福利的長遠規劃,不單是幫助社會上 有需要的社群或個人,亦是社會發展的一個座標及方向,披露社會的問題及需要改善的地方。

早有定案的諮詢及虛偽的報告

在民間及社福界力爭下,政府才願意檢討長遠規劃的安排,但可惜的是,這次由社會福利諮詢委員會進行的諮詢完全是一場虛偽的把戲,短短三十頁的諮詢文件、 四場公開的諮詢會、沒有決策及執行實權的橡皮圖章(社諮會)、只有描述沒有立場的社會分析、硬把現行被詬病的機制成為諮詢的結果及建議,不單漠視長遠規劃 的要求,更把長遠規劃的可能完全抹煞。諮詢只是愚弄業界及社會大眾的手段,旨在合理化及程序化現有短線、欠缺承擔及問責精神的機制。

建議的規劃機制欠缺社會承擔,社會福利淪為社群間的資源爭逐

建議的規劃機制只把現時的諮詢機制成為規劃機制,是掩耳盜鈴的把戲,社會規劃是有目標及立場的政策方向,亦有資源調配的實質支持,但地區的諮詢只是搜集 意見,既沒有具體政策的討論,亦沒有資源調配的能力。地區諮詢容易淪為各前線服務提供者的資源角逐,爭相排列在服務優次的升降表,而忽略社區的既有服務以 外的需要,更重要的是,各個地區的意見搜集,並不等於社會的整體需要,規劃是由宏觀的社會層面分析具體的社會問題,而不能由直接提供服務的地區前線員工規 劃。

社會福利是人權,不應與商業活動混為一談

國際人權公約訂明,政府應讓社會上每個人都有權享受社會保障,並有權享受他的個人尊嚴和人格的自由發展所必需的經濟、社會和文化方面各種權利的實現。 (第二十二條)享用社會福利是基本人權,社會福利不應商品化、市場化或私營化。諮詢文件不斷強調商界的社會責任,並希望商家能成為社會福利可持續發展的資 源,但我們認為社會福利的提供是政府的責任,不應與商業活動混為一談,商界願意為社會貢獻多一分力量,當然無任歡迎,但這不能代替政府的角色。社會福利需 要穩定、彈性及可靠的資源投放,商界並不能長遠承擔普羅大眾的社會福利,政府不應寄以厚望,反而應鼓勵他們做有良心的僱主,在工資及員工福利上,讓僱員及 其家庭安居樂業,減輕社會的負擔。

諮詢架構淪為行政手段,專業淪為政府爪牙

諮詢架構是港英政府推行的政治吸納手段,希望透過委任的議席進行政治攤分及換取利益團體支持政策的工具。在特區政府欠缺問責及民主的施政黑箱作業下,這 次香港社會福利的長遠規劃諮詢明顯延續這種「閉門造車」的精神,把本身被詬病、質疑的機制,透過諮詢架構「明渡陳倉」,「大石壓死蟹」般成為諮詢的結果, 在沒有民主普選,只向小圈子交待的特首本來不足為奇。但可悲的是,社會福利諮詢委員會由不少社福界精英及機構代表擔任,卻在諮詢架構底下,成為政治利益的 既得利益者,放棄專業的良心及堅持,淪為政治的工具,為政府政策「搖旗吶喊」,漠視處於水深火熱的服務群眾、捉襟見肘的前線同工、缺乏方向的社工教育。

我們強烈要求:

一.反對以地區諮詢代替社會福利的長遠規劃機制,要求重新推行五年的規劃及福利白皮書的諮詢。

二.社會福利的資源不能因商界的資源投放而減少,社會福利不能由商界控制,企業社會責任不應與社會福利混為一談。政府應負責社會福利的規劃,停止把社會福利商品化,不能只供應給有能力「購買」的市民,亦停止把社會福利市場及私營化,社會福利要由政府承擔。

三.檢討社會福利諮詢委員會在內的諮詢架構,如何增加其問責、開放及民主參與的程度,在委任成員的過程更應讓公眾監察及參與,以防止政治利益的攤派及利益團體的壟斷。

聯絡人:范立軒

*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