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工作者的關懷與牧養 (2013.3)

文 / 許勵君文希甄

香港從事性工作的大部分是女性,男性在比例上較少。本文兩位作者所關注的對象主要是女性性工作者, 因此本文談及的性工作者均指向女性。

不少人提到性工作者,會批評她們貪錢、不道德、出賣自己的身體等等,又或者受到傳媒影響,塑造她們是被逼良為娼,身世可憐、悲慘。不過全部都是論者自己的想像。事實上,如果我們走進性工作者的世界,不難發現原來她們的世界是多元的,當中有土生土長香港人,也有新移民、外勞;有大學畢業的高材生、也有初小程度的;有已婚、未婚,也有離婚或喪偶者。行內的工種是多元的,有「一樓一」、舞廳、按摩院、夜總會、桑拿浴室、「企街」等等。而從事其中者的心態也是多元的,有感到自己無可奈何及羞恥的,但也有以平常心看待,不以這工作為恥;亦有視這為自己喜愛的工作,樂在其中的。甚至對一些婦女而言,幸好有性工作這出路。

既然性行業或是性工作者都是複雜及多元時,則不能以一種定型的方式去論述,亦不能以單一角度及視野去理解。其實「性工作」這議題是多元的,當中牽涉人們如何看性、身體、工作、道德、社會公義及人的價值。可是,人們對性工作的關注往往只從個人道德層面上去理解,而少有理會性工作者在社會上的處境需要及受到的不公義對待。亦甚少從正面肯定的角度去了解及關懷這群從事性工作的婦女。其實她們如你我一樣,有個人的身體、心理及靈性發展需要,也有照顧家人、住屋困難、社交網絡、個人消閒等等的生活需要。可惜在社會對性工作污名化之下,她們面對以上的需要時要獲得社會資源變得很困難,例如不少性工作者申請社會福利時,報稱從事性工作便常遭社署職員白眼,而使她們卻步;有些在長期的污名化下,也自我矮化,不敢爭取及運用自己的公民權益。同時,「一樓一」的姐姐仔由於長期獨自一人在單位內工作,缺乏安全感和生活網絡,(1)加上租金昂貴,競爭劇烈,生活困難,有些出現情緒困擾的問題。(2)另一方面,筆者發現一些基督徒性工作者,因為生活的緣故,暫時無法轉行,於是在教會中要隱藏身分,以致未能如其他姊妹一樣,可以自由地分享自己工作中的難處以得著支持。亦有一些性工作者曾聽過福音,很想繼續認識基督信仰,卻礙於教會對她們的否定,而不敢踏進教會大門。她們自由敬拜上主,與基督群體連結的權利似乎也遭剝奪。基督福音要為人類帶來救贖與解放,但對於這群婦女而言,救贖與解放又是什麼?據統計,香港現時有20萬名性工作者,面對她們的需要及貧富懸殊日趨惡劣的生活環境,是否就是簡單地叫她們「從良」就可以呢?而教會對她們「從良」之路又提供了多少支援?我們能否給予她們空間及自由去探索生命?其實這群婦女的思想也很傳統,也深知社會對這工作的歧視,但她們仍然選擇這工作必有其不同的原因。我們可否對她們的選擇予以尊重及給予適切支援,使這群被壓的婦女在其生命路程上,走得有力一點?

筆者在過往一年多的實習中,有幸接觸這群婦女,聆聽她們的故事,在她們身上讓我看見世界的多元性,也更體會主耶穌道成肉身來到世界的意義。筆者二人願意投身服侍她們的行列,但不敢說可以對這群婦女提供什麼幫助,只相信在與她們的同行中,能體會基督在人與人相遇的關係中與人同在。基於這樣的信念,我倆接受委託協助「姐姐仔會」的工作。「姐姐仔會」是性工作者的互助組織,致力幫助發展她們的生活空間、自我的覺醒和成長;同時藉著性工作者的經驗推動公眾教育,消除歧視。我們的工作主要是外展探訪,進到各區的「一樓一」工作場所探訪姐姐仔(3),了解她們的需要,協助找尋相關支援及建立姐姐仔網絡平台。透過陪伴她們面對不同處境,如法律訴訟及其他問題,讓她們認識自己的權益。亦透過不同活動及小組,幫助性工作者發展健康的身心靈。

或許你對性工作有不同的價值觀,但我們邀請你持一個開放的心懷去認識這群與我們既有共通之處但也很獨特的婦女,她們的生命故事必能啟發我們的生命。「姐姐仔會」亦歡迎不同背景但持開放態度的人士加入義工行列,有興趣者歡迎致電2392 1013與我們聯絡。互勉之!

注釋:

1. 近年由於經濟轉型,低學歷、低技術的市民,特別是婦女,轉移從事性工作。同時,由於國內實行自由行通關政策,不少持旅遊証件的內地婦女來港短暫從事非法的性工作,使得行內競爭激烈。

2. 「一樓一」的管制政策,使性工作者常常陷於危險及不利的工作環境中,如獨自一人無力對付不懷好意的嫖客,常遭打劫、食「霸皇餐」、暴力傷害,甚至謀殺,最矚目的是在2008年3月的3天內,有4名「一樓一」的性工作者連環被殺,這些性工作者犧牲後,才引起警方及社會大眾對性工作者處境的關注。另外,當警察上門「查牌」,性工作者常常遇到警察濫權的問題,面對不禮貌及不公平的對待,但卻因沒有人証而投訴無門。

3. 姐姐仔是行內對女性性工作者的俗稱。

標籤: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