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來西亞:變天後如何不自以為義? 黃進發

馬來西亞:變天後如何不自以為義?    

 

馬來西亞在5月9日的大選中終結了巫統 (United Malays National Organisation,UMNO)六十一年不間斷的統治,並且和平轉移政權,沒有發生任何舊勢力的武力抗爭,堪為區域乃至發展中國家的典範。新政府上台後戮力改革,不但取消導致民怨的消費稅 (GST,即其他國家的增值稅 VAT)與撙節政府開支,嚴查弊案,也設立委員會研究各種體制改革的建議,氣象一新。

然而,6月5日馬哈迪首相的一項新政,卻暴露了改革的一大挑戰:前在野/新執政聯盟(國民陣線 「國陣」)要如何擺脫成王敗寇的心態,讓背負前朝弊政包袱的前執政 /新在野聯盟 (希望聯盟 「希盟」) 能夠改革再起,而不是用盡餘勇追窮寇,讓一黨獨大借屍還魂。

過去國陣執政時,每位國陣國會議員每年可獲得五百萬馬幣 (約一千萬港幣)撥款,以照顧本身選區。議員只要支持資助選區內的小型基建或者選區內的社區活動,政府就會撥下款項。這不只能繞過一般冗長的官僚作業便民,更能幫助議員爭取民心。在野黨選區過去往往被排除在發展計劃外,後來則把選區撥款交給國陣委任的所謂「選區協調員」(一般是內定的下屆候選人),而不讓在野的民選議員支配。

這種厚此薄彼的陋習,也同時發生在洲議會,目的自然是要讓執政聯盟議員用公款「綁樁」。美國總統制下的國會議員,有權決定政府預算,因而常把公款項目發放在自己選區來討好選民,所謂「分豬肉」。馬來西亞內閣制下,只有部長和副部長掌握資源,其他議員不管朝野都是「陽春議員」(編按:如陽春麵般清淡無「料」),「選區撥款」因此對渴求公款發展或援助的選民而言,自是強項。

而歧視在野黨議員不予撥款,目的正是要讓選民覺得他們辦事無能而轉投執政黨。去年6月時,砂拉越州一位國陣州部長沈桂賢醫生,更公然對在野黨說,要獲得撥款,就跳槽到國陣。https://m.malaymail.com/chinese/malaysia/article/20170603-opposition-lawmakers-not-entitled-to-get-funds-from-sarawak

馬哈迪的新政是,希盟國會議員將可獲得每年五十萬元的選區撥款,另加二十萬元的選區服務中心經費,總計七十萬元;而在野黨議員只得十萬元選區撥款。這改革,是半空還是半滿?

一些巫統以及在野伊斯蘭議員對撥款表示歡迎和感謝,國陣碩果僅存的華裔議員魏家祥在肯定之餘借用希盟過去批評這種政黨歧視的論述,質問「是否國陣選區沒有納稅?」https://chinese.malaymail.com/chinese/malaysia/article/20180606-wee-ka-siong-slam-ph-allocation-for-bn-mp  與此同時,淨選盟 (乾淨與公平選舉聯盟,BERSIH)與願景工程 (ENGAGE) 等公民社會組織https://www.malaysiakini.com/news/428660 也都呼籲新政府應該對朝野議員一視同仁。魏家祥、淨選盟、願景工程乃至後來主張朝野撥款一致的希盟國會議員查爾斯.聖地亞哥 (Charles Santiago) 在社交媒體上都遭到希盟支持者強烈攻擊。http://www.freemalaysiatoday.com/category/nation/2018/06/10/santiago-give-equal-allocations-to-ph-and-opposition-mps/

一些人認為這是好的起點,不可期待一步登天;另一些人則以技術性理由企圖為希盟政府辯護。最常見的說法是,由於選區劃分不均,希盟選區的選民比國陣選區多很多,所以撥款應該厚朝薄野。這個說法站不住腳的原因是,希盟、國陣、伊斯蘭黨都有超大和超小的選區,如果撥款要和選區人數掛勾就應該朝野都掛勾,不然就朝野都不掛勾。https://web.facebook.com/chinhuatw/posts/10156357329845539

許多希盟支持者選民反對朝野均等撥款的真正原因是,國陣過去欺壓在野黨,今天希盟緣何要對它寬容?https://web.facebook.com/BERSIH2.0/photos/a.216947915010633.52036.213938935311531/1816229368415805/?type=3

在淨選盟的臉書,一位Goh姓網民說得很白:「……政治沒有公平。如果每位國會議員得到相同的撥款,我何苦一早起身,在烈日下排隊投選我們所支持的政黨?如果所有議員都一視同仁,我不如躲在被窩裡……」另一位Tan姓網民則說:「一些希盟成員黨在過去六十年連一元撥款都拿不到,卻表現很好到能最終嬴得政權。」Koh姓網民則說:「……在野黨【國陣】剛剛留下一兆的國債給希盟政府清理,你們【淨選盟】還要為他爭取更多撥款?」https://web.facebook.com/BERSIH2.0/photos/a.216947915010633.52036.213938935311531/1816229368415805/?type=3

對這些憤怒的希盟支持者而言,國陣這不合格的在野黨沒有資格要求公平對待。如果「多年媳婦熬成婆」是硬道理,那麼國陣議員既然連用在選民身上的選區撥款都沒有資格要求平等分配,國陣作為政黨難道還有資格要求分配讓政黨運作的「政黨輔助金」 (希盟競選宣言第十八項承諾) ?事實上,已經有網民要求清算國陣的不當黨產,在取回所有不當黨產之前,國陣不應該享有任何權力;更有甚者,前首相納吉既然舞弊纏身,那麼一眾國陣議員甚至讓納吉任議員的選民,都應該下獄。

這些希盟的鐵桿支持者,大概忘記了,希盟與其盟黨只嬴得百分之四十八的選票,國陣嬴得百分之三十三,伊斯蘭黨嬴得百分之十八。如果希盟嬴了就可以全拿,那麼為什麼百分之五十一反對希盟的選民要坐以待斃,在未來五年備受歧視?為什麼他們要相信民主和選票箱?

說到底,民主的最基本功能是讓我們能和我們所不同意甚至厭惡的人和平共存。如果我們的世界只配讓我們喜歡和認可的人生存,我們其實不需要民主,有愛就好了。

5月9日後,許多馬來西亞人都為「新馬來西亞」的誕生而歡呼;然而,看著許多新執政聯盟支持者(很多從言行上看得出甚至是變天後才轉向者) 對新在野黨上下的不寬容,彷彿自己是人民的代表,真理公義的化身,我忍不住要問:我們固然已經把一黨制趕下權力的舞台,是不是也已經把一黨制也從心靈的深處趕走了?前者是民主轉型,後者關係民主鞏固。我們前者已經過關,後者準備好了嗎?

巫統統治了我們六十年,讓我們耳濡目染,讓我們不自覺以它為師,固然可以理解;然而,我們有沒有謙卑地審視自己,確保我們不因為我們是新政權的支持者而慢慢變成我們當初所反對的惡勢力?我們是否看到,過去的專制包括族群政治的老樹盤根,其實是大家一起打造的共業?

我不是基督徒,然而在這種時刻,我特別感恩基督教給我的提醒:人,不要自以為義。

 

黃進發

馬來西亞時事評論作者

 

圖片:亞太日報 https://cn.apdnews.com/toutiao/840726.html

 

 

 

 

 

標籤: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