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與宗教:論政治人的上主感召

原文載於傳揚論壇

有基督徒(包括天主教徒與新教徒)政治人說「上主感召他參與政治選舉」不是甚麼新事,但每一次出現都會惹來討論。今次事件主角是林鄭月娥(剛辭任政務司司長,並準備參與香港行政長官選舉)。按《蘋果日報》報導,她說「上主感召我」後,網民對她的上主感召有不同程度和層面的批評。

網民的批評是因為他們不認同林鄭月娥的施政和表現,以致不接受上主會感召她,還是因為上主與政治無關,宗教不應干預行政長官選舉呢?相反,林鄭月娥的支持者會以「阿們」回應她的感召。誰是誰非?當質疑林鄭月娥是否利用上主合理其決定時,批評者又是否同樣利用上主合理他們的反對呢!說回來,甚麼是上主感召?如何理解上上主感召與政治領域的關係?

感召與差遣

上主對人們最基本的感召,是成為祂的兒女,一個不會受任何因素而改變的感召。不論一個人有多少成就或失敗,成為上主的兒女的感召不會變。這是上主恩典,非人們努力的結果。我們的回應只是被動的回應。或許,有人會傾向以上主呼召成為門徒來理解上主對人們的感召,但受育於馬丁路德神學的我仍傾向以成為上主兒女是對上主感召最基本的理解。即,縱使我不是一個忠心門徒,我是上主兒女的事實並沒有改變。

從此看來,林鄭月娥是上主的兒女,因為她回應了上主感召。除了這最基本感召外,上主也會感召不同人,在家庭、教會和社會承擔不同責任,參與上主維護和更新其創造,見證上主國。這是第二層次感召。這第二層次感召以角色和社會職位(office)出現,但不是所有角色和社會職位都可以是上主感召的。

或許,較適合理解這第二層次感召的意思是差遣,即上主兒女被上主差遣進入不同社會領域,承擔不同角色和職位,參與上主維護和更新其創造。感召是差遣:

第一, 差遣的基礎是差遣的上主(Missio Dei),並從耶穌基督和聖靈中認識差遣的意含。
第二, 差遣的核心不是被感召者的特殊地位,而是在其參與的人際關係和社會制度中,與上主同工,見證上主國的彰顯。
第三, 因上主差遣,被感召須要向上主負責任,並順服於上主。
第四, 上主差遣與角色和職位(office)有關,但這職位是為服務,非為權力的。

林鄭月娥所說的感召屬於第二層感召,而其被差遣領域是政府(政治)領域、職位是行政長官。事實上,她當上政務司司長已是被差遣了。那麼,她沒有需要特別要為行政長官職位與感召拉上關係。除非她沒有不看其以往的工作是感召的話,若不是,她視參與行政長官選舉是一個很重要的選擇,須要一個更高的感召。

誰明白上主

一個被上主感召的人需要認識上主國和他身處的世界,以致他能真誠地見證差遣他的上主。那麼,上主國的社會想像是甚麼?政治領域是一個怎麼樣領域?就著上主國的社會想像,我不計劃在此用太多篇幅交代。可參考按天主教社會訓導。例如,美國天主教主教議會整理七個重點(人的生命與尊嚴;家庭、社群與參與;權利與責任;與貧窮人為伍;工作的尊嚴與工人的權利;團結;關懷上主的創造)。

在這七個重點以外,我特別提出另一重要價值,就是合一(unity)。這不只是因為這是耶穌基督臨別禱告所關心的,更因為這是教會被差遣目的之一,即見證在上主裡,眾生合一。合一必須尊重和肯定差異;差異在合一中必須堅持團結與同在。

那麼,林鄭月娥在其當政務司司長期間,實踐了多少程度上主國價值呢?港澳辦主任王光亞列出中國政府對香港行政長官人選的四大標準,分別愛國愛港、有管治能力、中央信任、港人擁護。這全是政治取態,與上主國價值無關。雖然這四大標準不必然排斥上主國價值,但若兩者有衝突時,我們不禁要問林鄭月娥:上主國還是中國感召你?

然而,我們要留意基督教倫理和政治倫理的關係是多樣,而非單一。舉例,基督教現實主義與基督教解放倫理對政治倫理就有不同演譯了。前者強調妥協,後者強調對抗。另一方面,按韋伯(Max Weber)理解,政治領域關乎責任倫理,而宗教領域關乎絕對信念倫理。若將絕對信念倫理放在政治領域裡實行的話,這不但是倫理混淆,更混淆教會與政治兩個領域。

政教不分不只是對制度而說,更是對價值而說。馬丁路德以福音與律法說明屬靈與在世國度的分別,但他們都是為上主的,所以,他們應按上主而理解福音和制定法律,絕非不受監管。那麼,基督教倫理與政治領域的關係是關乎福音與律法的辯證關係。說回來,因政治領域的倫理是相對的,這解釋了為何有支持和有反對(他們其中都有基督徒)林鄭月娥。此外,對任何被感召者來說,他要有意識活在福音與律法辯證和張力關係中。

最後,上主按甚麼準則感召人呢?耶穌基督說,

在最小的事上忠心的,在大事上也忠心;在最小的事上不義的,在大事上也不義。(路加福音16章10節)

被差遣者應是在小事上忠心的義人。所以,批評者認為林鄭月娥表現惡劣,不可能被上主感召。他們幽默地說,蒙主寵召就可以。甚至有漫畫說,「強烈譴責上主干預中國國家內政。」第一,誰人配被上主差遣呢?我們由始至終都是罪人,蒙上主恩愛。以道德合理化一個人被差遣的說法不是因信稱義的道理。第二,上主差遣與其差遣要達成甚麼目的有關。

上主可能會差遣一個相對地惡人成就某些事,又可能差遣相對地蠢人成就某些事。這是馬丁路德所說的「上主奇怪的愛。」那麼,當我們(可能包括林鄭月娥)一廂情願地以為當行政長官是甚麼大事時,它在上主眼中可能只是小事一件。

對於上主差遣的奧秘,我們要保持謙虛。第一,我們不要因被差遣而自大,也不要以自己觀點決定上主差遣的內容。第二,我們要按聖靈恩賜辨識不同領域的特性和處境,從而有責任地參與上主維護和更新的工作。第三,對於那些高調說蒙上主感召的政治人,我們不需過份認真。

關你咩事

有批評者說,「感召林鄭月娥的上主不是我相信的上主。」又有批評者說,「林鄭月娥利用上主,上主不會放過她。」也有人幽默向上主採訪,「上帝您好,想向您約個採訪,做fact check。香港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早前表示她受您指示叫她出來參選特首,想請問您是否曾對其講過相關內容?能否重複您當時的exact wording呢?」我不肯定有多少人(特別指信徒)會因林鄭月娥這句話而變得支持她。我想起聖經一片段,面對彼得問有關某門徒的將來時,耶穌回答:

「跟你有什麼關係呢?你跟從我吧!」(約翰福音21章21~22節)

我對於一個人說她被感召參選行政長官沒有任何衝動去確認或否定。這是她個人的事,與我無關。真實與否不用向我交代,這是她自己的事。因她訴諸上主感召,我們就產生共同語言,以致我可以用感召所牽涉的差遣和上主國等價值監察她的行事為人(尤其若她當選)。或許,上主和某些基督徒很介意上主的名被濫用的可能,但我不太介意,因為這可能代表是一個後世俗時代,歡迎上主回來世界,並願意受上主監察呢!

說回來,有甚麼理由導致林鄭月娥某程度公開地說「上主感召我參與行政長官選舉」?她要贏取天主教和基督徒選票嗎?還是她想以此話令人覺得她自大,以致可以斷送自己政治前途,因為她的參選可能是被參選?她如何打她的算盤?這牽涉太多的猜測了。

林鄭月娥的感召使我想起兩年多前佔中事件。佔中常用語之一是「感召」。對有基督信仰者來說,這感召來自上主。對沒有基督信仰者來說,這感召是道德或良知。不論是上主、道德還是良知,感召要帶出一個比個人利益、法律和國家更要高的價值。在這更高價值下,人被感動,也被推動作出有勇氣的承擔。

然而,這勇氣也是謙卑的勇氣,包括聆聽、真誠對話和承認錯誤。沒有謙卑的勇氣,我們所講的感召只有自大和自以為事的意思。在感召下,社會定下的界線已被打破了。

總結

林鄭月娥是否明白或認同我以上對感召的理解?我不樂觀,但我更關心信徒對此事的回應。肯定的,坊間和基督徒對林鄭月娥的批評反映香港公民社會有高反省能力。但在不認同林鄭月娥被上主感召時,我們是否也利用上主,甚至扮演上主呢?

在批評林鄭月娥感召論時,我們是否留意到耶穌說,「跟你有什麼關係呢?你跟從我吧」?在解釋林鄭月娥的感召時,我們是否貧窮到只剩下用權力關係來理解感召,而失去承擔感召呢?

 

(相片來源: 頭條日報。)

標籤:
龔立人

雖未到半百,已稍知天命。一方面,不迷戀追求不可能達到的目的。另一方面,也認識自己可以有的貢獻、生活因而可以有責任地輕鬆,輕鬆地負責任。

相關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