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0一五年聖誕節牧函 (2015.12.23)

聲音片段:2015 聖誕牧函

各弟兄姊妹:

聖誕節帶給眾生是公義、和平與喜樂,因為降生的耶穌基督「要將自己的百姓從罪惡裡救出來。」(太一21)天使說:「看哪!因為我報給你們大喜的訊息,是關乎萬民的:因今天在大衛的城裡,為你們生了救主,就是主基督。」(路二10-11)

倚靠聖靈下,見證耶穌基督救贖的教會,被差遣在當下的香港,忠誠地宣告和踐行耶穌基督的福音,即上主親自掌權,戰勝罪惡。其中包括:第一,認識教會自身身分;第二,辨識罪惡;第三,指出罪惡;第四,不參與罪惡;第五,建立仁愛與公義社會。面對當下香港社會的罪惡(包括高樓價和高租金帶來居住和營商艱難、全民退休保障渺渺無期、一國兩制受到嚴重破壞、鉛水事件和TSA評估反映政府的官僚主義作風等),無力感和無助感瀰漫香港社會,但使徒保羅提醒教會,「我(耶穌基督)的恩典是夠你用的,因為我(耶穌基督)的能力(dunamis)是在人的軟弱上顯得完全。」(林後十二9)

基於資源和焦點不同,教會對不同事件的關注和投入有不同程度。然而,有一社會事件,教會絕不能迴避。根據《行政長官選舉條例》(以下簡稱《條例》)及《2011年行政長官選舉(修訂)條例》,2012年香港特別行政區首長由1200名選舉委員會委員(以下簡稱選委會)選舉產生,當中列明由香港基督教協進會提名10位基督教人士作為選委會。而2017年之行政長官選委會,將沿用原有方法產生。一些弟兄姊妹選擇不理會這事件,但他們不可不知他們已「被代表」了。因此,教會須要認識選委會基督教界委員的安排,並作出合乎基督教價值的判斷。其中包括:

(一) 認識教會身分。教會從沒有離開社會,也沒有與社會對立,卻從耶穌基督身上學習參與社會,為這城求和平。然而,教會不應成為政府建制的一部分,也不須配合政府,為政府提供其合法性。相反,教會應以先知角色(與權力保持距離,對權力的濫用作出批判)和祭司角色(與受不公平對待的人民一起)為香港社會守望。
(二) 辨識罪惡。選委會的安排違反人人皆為上主形象,有權利和責任參與管理世界,但選委會制度不容許大部分港人參與選出香港的管治者。又按2014 年 8 月 31 日第十二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對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普選問題和 2016 年立法會產生辦法的決定,選委會改為提名委員會,以提名委員會的「廣泛代表性」偽裝民主,並藉此篩選人民的提名權。雨傘運動的「我要真普選」正提出普選有「真.偽」之別。
(三) 指出罪惡。選委會的安排本身是小圈子選舉,它容易引起種種可能的政治交易和利益輸送。過去數屆選委會基督教委員大部分不但沒有主動咨詢基督教教會,更沒有向基督教教會交代他們選舉的原則。眾人皆意識到小圈子選舉的不開放性和不透明性是任何勾結(例如,官商和官商教)的溫床。
(四) 不參與罪惡。教會的不參與就是不提名十位基督教人士作為選委會委員。這是一項主動和積極不配合行動,不但因為選擇不參與是一種有意識的行動,即拒絕被安排,更因為選擇不參與要突顯這小圈子選舉的罪惡。事實上,罪惡的制度不會因「寸土必爭」而令它變得少些罪惡。以往數屆的基督教教內選舉(基督教協進會出於善意的計劃),皆空有民主之名而無民主之實,教會參與其中根本不能發揮作用,反而變成為不民主制度的支持者。
(五) 建立仁愛與公義社會。上主以教會,也透過不同社會制度、組織和個人建立仁愛與公義社會,將人民從罪惡救出來。那麼,教會當盡的責任就是成為教會,宣告和踐行仁愛和公義,阻止罪惡,而不是化妝成為沒有需要以耶穌基督作為基礎的社會制度或社會組織。

基於以上考慮,我們呼籲教會關注和辨識選委會基督教界議席的安排,並要求香港基督教協進會主動提出放棄選委會的基督教界議席,積極爭取人人平等的政治權利,讓人民有權利和責任參與管理香港。此外,《條例》只是規定指定團體「可提名」,而不是「須提名」,也沒有提出如何處理某團體不予提名。參與選委會不是教會的責任。香港基督教協進會也不須擔心選委會的基督教界議席落在其他人手上,因為教會在這事上無須以「兩惡擇其輕」作原則,反而要遵行聖經的教導:

不從惡人的計謀,
不站罪人的道路,
不坐傲慢人的座位,
惟喜愛耶和華的律法,
晝夜思想他的律法;
這人便為有福!(詩一1-2)

聖誕節提醒眾生,耶穌基督的救贖已臨在大地。教會要認識其身分,並向香港市民作出承諾:指出罪惡;不參與罪惡;建立仁愛和公義社會。

牧末
周智禮傳道、鄧頌翹傳道
王家輝牧師、胡志偉牧師、孫寶玲牧師、關浩然牧師
趙崇明博士、禤智偉教授、龔立人教授

龔立人

雖未到半百,已稍知天命。一方面,不迷戀追求不可能達到的目的。另一方面,也認識自己可以有的貢獻、生活因而可以有責任地輕鬆,輕鬆地負責任。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