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公民教育發展方向的反思

本文刊於2012年5月《學會報》第39期,作者為本會管委梁恩榮

國民教育新指引出爐,多了很多人權及法治的字眼,連恩榮與阮衛華的新書《公民教育,香港再造!》都放進了參考書目。教育局明顯想降低政治風險暗渡陳倉。但這又如何?國民教育科上馬之時已是梁振英執政的時候,到時新政府有權修改,要反對便很困難!鑑於近期在香港的公民社會和政圈,甚至教育界所發生的事件,都會影響公民教育的發展,恩榮在此分享一些觀察和反思,希望引起討論,以收集思廣益之效。

「公義取向公民」的公民教育

「公義取向公民」的公民教育

一直以來筆者都認定公民教育的核心是政治教育,因為「公民」的定義是「在政治羣體裡,按法律擁有權責和相關認同感的成員」。根據現今公民教育理論,一個公民可以同時屬於不同的「政治羣體」,擁有不同身分;若以地域來理解,這觀念包括本地、國家、洲際和世界等不同層次的羣體。故此,公民的概念涵蓋了本地公民、國家公民、洲際公民和世界公民等多重身分。換句話說,「公民」就是「多元公民」(multiplecitizenship)。根據這個理解,公民教育就是培育政治羣體成員的教育,故此,公民教育與政治必然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而在香港學校普遍推行的非政治化的公民教育,實在是存在嚴重缺失的公民教育。因著公民教育與政治必然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近期在香港的公民社會和政圈,甚至教育界所發生的事件,都會影響公民教育的發展。筆者在此分享一些近期的觀察和反思,希望引起討論,以收集思廣益之效。

打民粹牌的政治舉措

首先,在2009年9月引入的高中必修科「通識科」可說是香港公民教育發展的分水嶺;因為它首次讓具有公民教育使命的科目,成為學生的必修科,讓他們有機會學習相關政治的知識。在此科出現前,只有極少數修讀高級程度「政治及公共事務科」的同學才接觸到相關的知識,而少數有心的老師也會在班主任課、週會或其他科目滲透有關的知識,因此,大部分的學子都對政治毫無認識,極不利於香港的民主發展。故此,「通識科」的出現,可算是一重要的突破。如何有效發揮這契機,支援、促進和鞏固香港的民主發展,誠是有心人的首要議題。

特首選舉帶來了不少與公民教育有關的政治議題,如誠信、廢票、白票與投票責任等。在此筆者提出一些由候任特首梁振英所引發的重要議題。首先,從近期媒體的報導都能看出,城府甚深的梁振英似乎不太重視某些香港社會所重視的「核心價值」,如人權、民主、自由、公義等;他會為了急於求成,達到目的,以「急市民所急」為藉口,而不顧「程序公義」,推倒早有共識的程序、準則,從他處理「雙非事件」、改變政府架構、聘請候任特首辦項目主任等事件可見一斑。為了壓倒異見,他將問題上綱上線,例如將部分立法會議員要求詳細審議改變政府架構法案的意見,誇大為那是長期拖慢改善房屋政策的阻力,因而引起部分市民不滿。其實梁生這些招數非常民粹,利用市民對問題認識不深,挑動民間的不滿情緒,「拉一派、打一派」的做法,只會進一步撕裂香港社會,對建構和諧社會有百害而無一利!

建堤設防:「核心價值」「普世價值」

為了有效發揮參與式民主的能量,學者博德(1999,页viii)曾指出:「如要倡導群眾式的民主,我們一定要努力建設堤防,以免掉進如盲目崇拜煽動者及無腦筋的政治野蠻行動等陷阱。我深信只有透過嚴謹而有系統的政治教育計劃才能築起這些堤防」。筆者認為,為了抗衡梁生的民粹工作,公民教育工作者應加強有關「核心價值」的公民教育來建設堤防;具體而言,應強化「核心價值」和相關概念「普世價值」的理論,以及學與教的研究和施教。換句話說就是加強人權教育和法治教育,因人權和法治不單是港人所重視的「核心價值」,更是「普世價值」。

相對於「普世價值」,就是「特殊價值」,近期政府強力推動的國民教育就是「特殊價值」的一種。無可否認,今年4月出版的《德育及國民教育科課程指引》,已較其諮詢文件有頗大進步,例如它將「普世價值」包括民主、人權、公義等納入新《指引》的國家範疇內。但國民教育的潛在危機是絕不可忽視的,因為雖然它可以強化對國家的歸屬感,但同時亦具有危險的排他性。根據上述「多元公民」的討論,筆者認為國民只是「多元公民」的一個元素,故此,國民教育只是公民教育的一個環節,斷不能取替公民教育。此外,筆者認為國民教育應以培育「批判性愛國者」(criticalpatriot)為目的,意指「願意並能持客觀、持平的態度,對國家『是其是、非其非』,對國族有承擔,對國家的成就感到欣喜,對國家的陰暗面感到擔憂,在批判反思之餘,願意投入共同改善國家的陰暗面的國民」。教學內容則應包括「普世性民族主義教育」(cosmopolitannationalism),「公民民族主義教育」(civicnationalism)和「文化民族主義教育」(culturalnationalism),因為這些民族教育都傾向理性、開放及包容,且能開展國民教育與民主、人權和世界公民的對談。

培育批判性愛國者

國民教育應以培育「批判性愛國者」為目的

國民教育應以培育「批判性愛國者」為目的

近年一些有關香港年青人的研究發現,香港年青人對良好公民的理解,是一種混合著保守和激進意識形態的混合體:「保守」觀點包括守法、投票、做好本分等,而「激進」觀點則是指藉參與遊行、示威及其他衝擊法律的方法來表達「公民抗命」和反抗各式各樣不公義的霸權。此外,近年更出現一批「八十後」青年,他們積極參與各種社會運動,並成立很多青年政治團體以提升公民社會的活力。更有調查指出,相信「只有對抗性政治才能有效地迫使政府回應市民的期望」的受訪者的百分比正在增加。再加上在國際間迅速蔓延的「茉莉花事件」和「佔領行動」,都同時指出現時只達Westheimer&Kahne(2004)分類的「負責任公民」和「參與式公民」的混合體的保守公民教育,遠遠未能充分回應香港政治、社會發展的需要,意即對建構公義社群的渴求。筆者認為公民教育工作者應考慮引入強調社會轉化的「公義取向公民」的公民教育,這取向的公民教育強調培育能從批判性的角度分析社會的權力分配,且勇於以挑戰社會不公義的公民質素,以回應社會急劇貧富兩極化的需要。其教學內容則強調公民抗命及各種結構性和文化性的公義。

總而言之,在香港學校普遍推行的非政治化的公民教育,實在是遠遠跟不上社會的發展。公民教育工作者應好好反思如何改善目前不足的公民教育,可考慮參考上述的觀點來重整其目的和內容,使公民教育能更有效支援、促進和鞏固香港的民主發展和捍衛人權和核心價值。

參考文獻:

博德(1999)、鄺小娟譯。初版序(一):政治教育與社會變遷。梁恩榮、劉傑輝。《政治教育在香港:理論與實踐》。香港:香港基督徒學會。

Westheimer,J.andKahne,J.(2004)Whatkindofcitizen?Thepoliticsofeducationfordemocracy.AmericanEducationalResearchJournal.41,2,pp.237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