慎防「有普選、無民主」的局面——台灣民主化的啟示 (2013.3)

文 / 沈偉男,香港基督徒學會事工幹事 (公民社會與教育)

二月下旬,有幸獲得台灣高雄市立歷史博物館的邀請,擔任「反媒體霸權與反洗腦運動」研討會的講者。這是高雄市「二二八事件」的紀念活動之一,當我預備是次研討會的講座內容時,才發現這時候與台灣朋友就人權運動進行交流,別具意義。作為兩岸三地首個實行民主政制的地方,當我們還在討論如何推動2017年政制改革時,台灣的民主發展對我們有何啟示?

近年香港對台灣政治的評論,大多認為台灣的民主已日漸成熟,少了激情,多了理性。這說法未必有誤,但肯定是簡化了台灣的情況。至少,最近因台灣「壹傳媒」遭旺中集團等四個買家收購而爆發的「反媒體巨獸青年運動」(其實這運動更早在去年七月旺中併購中嘉有線電視系統已經爆發),還有四年前的「野草莓運動」(因海協會會長陳雲林到訪台灣進行『江陳會談』時警政單位的保安工作嚴重侵犯人權而爆發的反警權過大運動,類近香港兩年前的李克強事件),都反映出台灣實行民主政制後,人權自由仍受一定程度的威脅。

抵達高雄後,問主辦單位為何會選這個題目,他們說這是因為深感台灣新一代對社會議題越來越冷感。我倒明白他們的憂慮,台灣的民主自由是經歷多年的抗爭換取,不知多少人為了民主而犧牲了自由甚至性命。「二二八事件」只是開端,緊隨的白色恐怖時期,多少人被秘密警察跟蹤暗殺,直至七十年代高雄事件,黨外人士站出來遊行示威,面對國安機關打壓、司法不獨立、政治囚牢,最終被捕的、被迫逃亡的,不計其數。台灣人如此緊張,也是害怕辛苦建立的民主自由會像沙一般慢慢在這一代的指縫中流走。

以往出席台灣的研討會,都會聽到台灣的民間團體對人權狀況表示憂慮。但今次跟台灣朋友交流,卻感受到一種比以往更為悲觀的感覺,他們甚至認為台灣現在是「有普選、無民主」。不僅是媒體逐步被紅色資本收購控制、示威自由受限制、司法制度的獨立性遠遠落後其他民主國家,還有是在選舉中繼續存在賄選買票及種票問題。「民主政制能保障人權法治」,這句說話是一直以來不少支持民主的港人所相信的,但有台灣的前車可鑑,我們是否要反思有普選是否代表真的有民主? 普選也許是重要一步,但當過去的區議會及立法會選舉接連出現種票事件,司法獨立在刮暴風雨時,只怕就算普選提名門檻容讓泛民候選人參選,那都會是一個受到「無形之手」操縱的選舉。

當然,這不是說我們可以輕視爭取普選的工作,但至少我們要認清時局,就是我們不能盲目信奉民主政制可以完全保衛我們的人權自由,眼前我們有更多事情需要捍衛、需要關注,讓我們在新一年繼續提高警覺,在不同議題上捍衛社會公義,爭取一個貨真價實的真民主(而不僅是真普選)。

標籤:

相關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