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要重覆犯錯——寫在下一波政制爭拗之前 (2013.8)

文 / 沈偉男,香港基督徒學會事工幹事(公民社會與教育)

我們無可避免要面對港人與中央權力不對等的政治現實,並且要在這種政治現實下進行政治博弈。進行政治博弈,甚或談判,本來並非甚麼惡事。只是在過程中沒了自己,失去原則,才是問題。

政制發展諮詢前的七嘴八舌

從不同的渠道及政治板塊的反應(部分建制派也表示政改諮詢不應待到明年),看來政府即將啟動政制發展諮詢。人大常委會曾表示香港「可以」在2017年普選特首,令今次政改諮詢更為重要。各路泛民政黨和團體開始提出各自的政改方案,希望最終爭取到一次貨真價實的普選。云云方案當中,有部分團體提出加入公民提名的方式,與《基本法》規定的提名委員會並存,變相阻止提名委員會成為篩選特首候選人的機制,好讓得到一定選民支持的候選人能夠入閘參選,而公民提名亦較符合提名權普及的原則。亦有團體提出把提名委員會擴大至由所有選民組成,變相廢除提名委員會。

有說,普選該是十分簡單的事情,只要提名權、選舉權及被選權都符合「普及而平等」的原則,便是民主普選。大家圍繞著提名委員會的問題提出方案,除了因為不同選舉制度確實影響選舉結果外,也反映大家既希望落實一個民主的普選方案,但又知道《基本法》的規限及政治現實的窒礙,於是希望在避免挑戰《基本法》及人大決議的情況下,落實符合國際標準的普選方案。說穿了,我們無可避免要面對港人與中央權力不對等的政治現實,並且要在這種政治現實下進行政治博弈。

進行政治博弈,甚或談判,本來並非甚麼惡事。只是在過程中沒了自己,失去原則,才是問題。

別再重覆犯錯:與虎謀皮,錯解民意

猶記得上次政改諮詢(2010年)前,跟一位大學教授閒聊,當時還是政改諮詢的初步階段,在政府拒絕落實普選的情況下,眾人相信政改方案將會在泛民否決下原地踏步。那時我跟教授說,覺得溫和民主派最後會跟政府「講掂數」,他當時還覺得沒甚麼可能,因為雙方讓步的空間太少。結果,普選聯成員真的進入了中聯辦談判,最終促成了只增加立法會議席的區議會方案。

當時我認為部分民主派會妥協的原因,是政黨往往會把增加議席作為優先考慮的因素,而結果政府真的開出了一個與2005年區議會方案相近的方案,提出增加十個新增議席,最終令部分政黨心動(當然,最後那些政黨的議席不增反減,反映他們確實判斷錯誤。)歸根究底,他們當日犯下最大的錯,並非與中聯辦談判,而是那是一場沒有底線的談判(竟然接受增加功能組別議席);且自以為是市民的代表,實質從沒考慮群眾的意願。事後,部分泛民議員竟然認為當時最大的失誤是選錯地點 (談判在中聯辦進行),反映他們脫離群眾,根本不知道自己犯了甚麼錯誤。

有民主派參選便是真普選?

面對政治現實及與中央的不對等關係,確實令不少人對於香港的民主發展不抱厚望。於是這些年來都有不少民主派人士研究一些中間方案或妥協方案,好讓中央易於接受,也讓政制「向前走」,以為這樣做才可找到出路。於是社會上開始出現一些古怪的詞彙,甚至自行扭曲了民主概念而不自知,就像2010年有所謂提高「民主成分」的政改方案。近日,民主黨主席劉慧卿認為「公民提名」並非是普選的目標,最重要是要讓不同政見人士入閘。反映出部分政治領袖迷失於政治博弈之中,連基本的民主與普選概念也搞不清楚,以為有民主派參選便是真普選,最終未博弈先投降。

佔領中環的討論原本如火如荼,可是近日看見部分民主派人士應邀出席梁振英飯局(在開始諮詢前出席這類飯局有何意義?),他們對於普選方案的言論,確實令人擔心最終會歷史重演。然而,今次是討論落實普選,假若行差踏錯,落實了一套「有中國香港特色的民主普選」,只怕恨錯難返。

標籤:

相關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