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動刀的,必死於刀下」:寫在劉進圖遇襲

暴力可以以不同形式出現,但最直接對暴力的感受是它以傷害他人身體形態出現。有別於受言語暴力,受身體暴力者不可能以提升個人EQ能力(例如,幽默感),重構他在身體暴力下的經驗,不但因為身體暴力具體地在一個人身上留下不滅的烙印,更因為身體暴力以殲滅對方生存為目的。因此,不論甚麼理由,我們毫無保留譴責一切身體暴力。

雖然我們向行兇者宣告,「They can’t kill us all」,但主謀和行兇者仍相信透過身體暴力就可以達到他們的目的。因此,我們宣告的重點不是一種任由施暴者繼續身體暴力的打不死精神,而是因這宣告,我們決心要將主謀和行兇者繩之以法,並結束一切身體暴力。以上宣告和決心不是只為劉進圖先生,更是為社會上一切曾受身體暴力者來說的。

縱使我們暫時無法証明劉進圖的遇襲跟他的新聞工作有關,但我們不排除這可能性。這不排除並不表示新聞工作者因過份憂慮而導致的聯想,而是新聞工作者的求真態度及其社會責任往往使他們置身於危險中,因為他們的天職使他們無可避免與權力對著幹。不論為公為私,我們應以各種行動保護新聞工作者的自由與安全。然而,仍有一些新聞工作者不會因劉進圖遇襲而擔心,不是因為他們已拿了自己條命出來,而是因為求真不再是他們認為最基本。

提升矛盾雙方的情緒管理和解決困難的能力有助減少因衝突帶來可能的身體暴力。但若身體暴力緣自行使暴力者有不願人知的秘密而這秘密又牽涉侵犯公眾利益時,情緒管理和解決困難的能力就不一定有用場。相反,身體暴力往往成為他們維護自身利益方法之一。說得嚴重點,就是滅口。那麼,劉進圖的遇襲不是因為他個人情緒管理和解決困難的能力弱,也不是因為他不講理(他的文章從來就是情理兼備),而是因為邪惡勢力的本相。

面對身體暴力,我們謹記耶穌的話,「凡動刀的,必死於刀下。」(太廿六52)在忿怒下,我們以更大和平對抗身體暴力,但相信上主所說,對他人身體暴力的結果必而臨在行使者身上。

此刻,誠心祝願劉進圖康復,並願上主安慰他的家人和親友。

龔立人

雖未到半百,已稍知天命。一方面,不迷戀追求不可能達到的目的。另一方面,也認識自己可以有的貢獻、生活因而可以有責任地輕鬆,輕鬆地負責任。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