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意氣 想想他人:回應七一遊行安排爭議 (2013.7)

4r1

七一的隊伍很大。遊行不是一個人的事,要同時兼顧前後左右的同行者,這是公民行動的基本道德。今年遊行期間,東角道近崇光百貨一帶出現衝突,其中一位遊行人士黃津珏撰文批評民陣,我想有一些問題要說得清楚。

參與了多年七一遊行的籌備工作,今年遊行要面對的問題,比以往任何一年都要多。我們首次在中環舉辦大型集會,並以佔領中環作為主題。事前已收到不少消息會有人借機生事,要把暴力之名加在佔領中環行動。遊行前一晚,有記者致電指收到消息有人會混在遊行隊伍中扮示威者進行衝擊。

遊行過後,很多事情需要檢討,猶其要反思七一遊行的行動性。七一遊行近年被不少人認為是行禮如儀的儀式,缺少抗爭成份。這問題一直在我心底,但七一遊行跟其他行動不同,參與人數達數以十萬計,有老有嫩,參與市民的光譜也很闊,有一直參與社運站在最前的,有每年只會出席六四晚會和七一遊行的。人流和技術問題處理失當,後果可以相當嚴重。

每年遊行前夕,民陣都會收到不同民間團體的行動消息,部分會選擇在大會以外的其他地方出發,如近兩年在東角道出發的藝術公民。他們亦會在事前跟我們討論出發安排,民陣亦會嘗試配合,希望七一大遊行是一個多元化的集體行動。可是,在盡力協調各團體的行動時,亦要考慮對遊行造成的實際影響。有一些經驗是經歷了多次遊行才學得懂的。例如東角道的遊行隊伍插隊的話,確實會令維園的擠塞問題更為嚴重,如黃津?所言,「有老有嫩」,這問題在維園更為嚴重。去年七一遊行,由於多個團體及市民在東角道進入遊行隊伍,甚至龍頭未到時已經開始遊行,令後面的遊行隊伍寸步難行。雖說插隊是七一遊行常態,但確實對在維園苦苦等候,日曬雨淋的市民,並不公平。

黃津?指責民陣在東角道是否開路的問題說謊,有一些事實要說清楚。首先,我與黃的對話是在遊行隊伍未到東角道,約兩時半的時間發生的(並非黃所言的三時),因此也並非如他所言已經聚集近千人。我亦因此才跟他提出可考慮在警方封路前到對面近渣甸街的位置等候出發。這些說話也不只是跟他一個說過,在他之前我亦跟其他藝術界朋友和手握香港旗的朋友表達過同樣建議。當然,惡言相向要大我老母的就只有黃一個人。

黃津?說我和孔令瑜的說法有矛盾,有說謊之嫌。那只是因為他連寫文前作基本的事實考究也沒有。民陣與警方的協議,是指東角道會封閉不讓市民插隊,但與是否開放東行線是兩回事。事實是,民陣與警方協定假若維園集會人數眾多,警方和民陣便會在東角道過路處作出決定,在該處開放六條行車線。假若六條行車線開放,東角道的鐵馬當然要移開。也因這緣故,當日三點多時見到東角道聚集了不少市民,我們已立即用大聲公在現場要求警方開放六條行車線,同時致電與負責東角道的督察聯絡。在東角道不讓市民插隊,和是否開放東行線,根本是兩回事,那何有矛盾之處?

黃說「今年的確是第一次沒法爭取開放六條行車線」,我懷疑他之前有沒有參與過七一遊行。事實是,警方從來都會用盡一切方法,阻止民陣使用六條行車線,除了03、04年兩次七一遊行外,大部分遊行都只能用上三條行車線。去年七一遊行一度開放了六條行車線,並非因為有團體在東角道出發(因為在開放六線前藝術公民已經出發了),而是因為民陣糾察與市民由西行線帶頭衝破警方防線。黃津?認為,民陣太著重秩序,「就如渣打舉辦馬拉松:為大家定下指定路線,安安全全,行完跑完記得下年再參加」。這種比喻,不攻自破。

被當面大吼「大你老母」,我並不生氣,但我希望各位巿民能夠明白,民陣工作人員如我與各位磋商,不是想管理各位、「指定路線」,只是因為我們心裡念掛隊後面的人。

成長於過渡期的香港,中學開始踏足社會運動,關注公民教育、國民教育、人權與警權問題。曾任中學教師、電台主持,現職香港基督徒學會社關幹事,民間人權陣線副召集人,亦負責統籌公民教育聯席的工作。

Top